2018年第四屆亞洲電影觀察團
2018-12-01

2018金馬影展 奈派克獎入選影片:

 

老大人》/《G殺》/《柔情史》/《淨化萬事屋》/《女高校生死了以後

幻土》/《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重返天堂之城》/《暗魘迷宮》 

 

亞洲電影促進聯盟奈派克獎

 

2018亞洲電影觀察團團員

 

團員名稱

自我介紹

奈派克入選片單推薦

洪健倫

資深電影文字工,新手爸爸,曾任職於《放映週報》與台北電影節。

《重返天堂之城》、《幻土》、《女高校生死了以後》

 

宋家瑋

一個不務正業的初老男子,最相信的真理只有「電影之前,人人平等」。

《柔情史》、《幻土》、《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謝効余(XXY) 影評部落客,經營個人臉書粉絲團及YouTube頻道【XXY視覺動物】,同時也是【幕迷影評】、【加點吉拿棒】團隊成員。 

 

《G殺》、《老大人》、《淨化萬事屋》

 

林志濤 一個電影成癮厭世肥宅,因為電影多少習慣了這個世界。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幻土》、《暗魘迷宮》
林熙堯(CY) 就讀政大傳播碩士學位學程,兼職手寫文字視覺創作;關心多種媒介、文化與性別串連的所有可能。 《柔情史》、《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重返天堂之城》
王丁筑 演員、畫家、電影愛好者。 《重返天堂之城》、《暗魘迷宮》、《老大人》
戴以禮 台大心理所畢,著有碩士論文一本。常被誤認為藝文圈人士,現任職於科技業。下班後偶爾經營部落格及臉書專頁【丹眼看電影】。 《重返天堂之城》、《柔情史》、《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呂昀儒 宜蘭人,現為律師。 《幻土》、《重返天堂之城》、《女高校生死了以後》
涂敏 從事著文編工作,喜愛字裡行間、每秒24格閃現的微光。 《柔情史》、《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暗魘迷宮》
叶慧 上海人,努力追逐電影,只願不誤人子弟的高校教師。  《暗魇迷宫》、《幻土》、《重返天堂之城》
何阿嵐 香港人,活於貧窮線下,寫電影為業。 《重返天堂之城》、《暗魘迷宮》、《柔情史》裡的耐安
彭紹宇 自由創作者,參與過執導、編劇與表演。從電影得到許多,在各大媒體都曾發表文章,分享電影賦予的三倍長人生。 《柔情史》、《幻土》、《女高校生死了以後》
林柏勛 養貓看電影、替樹說話。夜行林森北情慾文化翻轉活動的主辦人,並以素樸勛為名 發表文化評論。  《柔情史》、《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G殺》
楊鎮源 筆名「壁虎先生」,怕怕的時候尾巴會跳舞。  《重返天堂之城》、《柔情史》、《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王祖鵬(溫溫凱) 相信電影是每秒24格的謊言,且願意浪漫地一頭栽進謊言中,並希望用文字讓更多人在謊言與真實間找到一點人生樂趣。 《G殺》、《重返天堂之城》、《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黃逸薰 別名黃米米。書寫者。文字與電影工作者。相信「人可生如蟻而美如神」。  《柔情史》、《女高校生死了以後》、《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游千慧 畢業於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文字略以浮誇表象調和嚴肅意識,期待能背起輕盈的包袱繼續往藝文領域趨近。 《幻土》、《重返天堂之城》、淨化萬事屋》
Johan 就讀農業化學時期做實驗多於下田,從事電影後看片多於拍片。電影╱紀錄片之路漂泊者。  《幻土》、《柔情史》、《重返天堂之城》
黃令華

工作於紀錄片相關產業。

「在一個單調重複謊言的世界裡,我們應該不倦地重複真理。」

是我期許影像誠實的觀影動力。

《重返天堂之城》、《幻土》、《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陳昱睿 喜歡文學,愛好電影。就讀臺大機械系,鑽研數理也是興趣使然。酷嗜節奏緩慢的電影,不太寫長篇大論的影評。 《重返天堂之城》、《柔情史》、《暗魘迷宮》
呂佳機

迷糊東西,南北為家。中文系畢業所以寫東西有點像對聯。

因為迴力與僵直,爆破與凝神,寒顫或蕩漾......在電影的深淵持續懸昇。

《柔情史》、《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李威佑 初試鈍筆於PTT電影版,大放厥詞信口開河的同時,一邊摸索建立著自己的觀點。 《女高校生死了以後》、《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重返天堂之城》
王振愷 正進行蔡明亮電影展覽的論文,電影評論作品散見於《放映週報》、《電影欣賞》等,也嘗試藝術評論的寫作。 《暗魘迷宮》、《重返天堂之城》、《幻土》

 

2018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重返天堂之城》Nakorn-Sawan、《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With All My Hypothalamus

 

■ 叶慧:

《重返天堂之城》

打破電影固有類型,雜糅劇情片與紀錄片兩種形式,帶來新的影像體驗。個體的愛與思念注入進片段式的影像之中,在似夢非夢的不確定性裡顯現低調美麗的真誠柔情,如品醇酒般越回味越香甜。   

 

《那些我們想象的愛情》

用輕鬆愉快的基調講述理想中的愛情,四線交織,巧妙地運用細節使影片在真實之中蘊含著溫柔的虛幻和想象。在這部電影裡,可以看到更多愛情發生的可能。

 

■ 呂昀儒:

《重返天堂之城》

細碎的日常之中,我們難以辨識劇情、角色,甚至是時空,一切宛如普魯斯特筆下的字句,時間無視邏輯柔軟地延展著自己的身體。如果記憶是河,電影便是魔幻時刻河上的反光,過於溫柔地讓你我的時間逆流。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四個男人戀上了同一個女人,他們各自的生活在想像中膨脹成夢。她是男人慾望的女人,是人們慾望的未來。她款款走過的身影,使黑夜點上了燈泡,使城市成了樂園,使所有人等待下一次與她相遇、相戀。

 

■ 洪健倫:

《重返天堂之城》

導演以電影追憶亡母,虛實交織的音畫映射出她的濃濃思念。而當初以攝影機記錄家族喪禮的她,更在片中重演一版自己參與其中的儀式,試圖想像自己若全程投入其中的心情,每一幀影像,都是影像創作者特有的表達方式。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一位年輕女性串起了看似簡單又互不相關的四則故事,最後累積了出乎意料的翻轉能量。導演從女性觀點詮釋平凡的寂寞男人對女人的各種遐想,可愛中帶點微苦,也讓我們看到一個不被男性社會與規範束縛的自由女人。

 

■ 彭紹宇:

《重返天堂之城》

電影語言如夢似幻,影像傳達的囈語,彷彿引領我們乘上回憶的舟,在情感波動裡頭載浮載沉。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獨具巧思的角色安排,毫無避諱地展露愛戀中引人與磨人的面向,那些令人費解的愛之表現,其實都源於相同本質。

 

■ 謝効余(XXY):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透過「下視丘」的概念為題,探索四個男性角色對於單一女性角色的原始慾望,勾勒出不同階段對於愛情的想像,或是面臨的愛情課題。電影在理性與感性兩方面取得平衡,敘事手法富有創意,令人感到新鮮,是部相當有潛力的電影作品。

 

《重返天堂之城》

紀錄和戲劇兩者間穿插的影像風格,敘事手法相當有創意。就攝影技術和視覺美學而言,本片在傳達思念已故之母的情緒上,雖以平靜的口吻,但帶出無限惆悵的思念情緒,令人動容!

 

■ 黃令華:

《重返天堂之城》是一部細膩的私電影,導演利用柔密的剪輯重新織岀悲傷,影像或粗糙私密或和煦如夢境,這場送葬成功地重新組構出記憶被再現的可能,並透過虛實交錯溫柔地挑戰記憶錯置的可能性,誠實而節制。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完整且幽默,技術上十分純熟。扁平的女主角是對菲律賓當權政府漠視女權委婉地批判,男孩們舒張各自的情欲,菲律賓的女性面臨的並不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是殘酷的現實。

 

■ 呂佳機: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有點《尋找希維亞》的味道,並諳電影的魔力就是精神的投映與化身。

 

■ 楊鎮源:

《重返天堂之城》

「無之河水」以一種夢的邏輯承載著浮動其上的真實與記憶,成為一種更根本的實在,那是「無法承受」、「無法填滿」的「無」,那就是欲求,是摸的到的、有形有肉的痛,是生命的狀

態。這是電影透過形式的自由,精準捕捉到的寶藏。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一個對「男性幻想」機智而難得的書寫,幽默而警醒。

 

■ 王丁筑:

《重返天堂之城》

逝去的靈魂在船隻游過以後去到遠方,而想念的心也被永遠定格在那,任時光裡消逝。回憶、照片和熟悉感拼湊起來的思念,也許更加明白,死亡並不是消逝,而是心中永遠的存在。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如此細膩串連發酵的情愫,在迂迴之間點綴的想像都讓觀影者臉紅心跳,似乎是完成了某部分夢想的烏托邦。

 

■ 王振愷: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以多線多觀點的敘事描繪不同男性對於女性的理想樣貌,將形而上的想像擬人化,在我看來更是對於下城區的城市意象與人們最溫柔的凝視與再現

 

《重返天堂之城》嘗試對於多元的藝術媒材與形式大膽的運用,交織疊合出一個跨藝術的影像實踐,生命記憶的回溯與亡者母親的追憶,雖然個人卻具有普世性的感動,這不僅是用影像紀念母親,更是一個修補自我的療癒儀式。

 

■ 王祖鵬:

《重返天堂之城》

破碎的敘事,零散的剪接,記憶這回事本就如此,導演打破電影既定的形式,氣定神閒地遊走在紀錄片與劇情片間,同時挖掘出自身記憶深處的私密情感,將它毫無保留地攤在銀幕前,凝視死亡,再好好告別,一場動人的追憶隨著河水反覆洗滌人心。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此片透過女導演的視角,柔情地抓住男性面對愛情時的複雜性,同時勾勒出馬尼拉下城區的底層樣貌。情與慾隨著故事推演,在人與人的交疊中逐漸滋長,浸入每寸肌膚表面下的滾燙血液中,最終跨越語言、打破文化藩籬,宏觀地觸動著普世情感。

 

■ 涂敏: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巧妙挪用了「漫遊者」概念,女主角Aileen街道巷弄的漫遊為男人帶來迷醉,建構了男性慾望的圖像,也彰顯了女性特享的能動性;鏡頭同時帶有跳脫日常、找尋城市奇觀的特質,觀眾跟隨著鏡頭/Aileen的腳步,看盡馬尼拉下城區的形貌。隱身於城市一隅的小人物們,面臨the one的降臨,終能在想像的異托邦中,向其傾訴情意、享受魚水之歡、重拾人情溫暖、或是一見如故。馬尼拉日暮之際,他們對眼前那個人的愛,早已昇華為一封致城市的情書。

 

■ 陳昱睿:

《重返天堂之城》鏡頭用溫暖的凝視,帶著極深極深的柔情,把這麼一個私密的事情,隱隱約約地說出來,其中的羞澀和真誠尤其可貴,由衷地令人喜歡。

 

■ 何阿嵐:

關於親人的離別,有太多無法理解和言說的情緒,過去的傷痛時不時來襲,我以為,會一直困在內心、不安感也無法放下,所以看《重返天堂之城》,不單是體驗他人離別的經歷,更像有人與你相伴,再不是孤單地面對,或許找到了可以解開心結的出口。

 

■ 戴以禮:

《重返天堂之城》

大膽地融合了家庭錄像、重現影像、相片及錄音等媒材,《重返天堂之城》將電影化作療程,既是療癒的過程,也是療癒的成果。優美、溫煦、赤誠、私密,透過迷濛如詩的反覆沈思,過往的悔悟與傷悲逐漸釋懷,並且暗示我們:在平凡靜好的日常中,一直都閃爍著帶有盼望與力量的微小光芒。


Boldly blending home-videos, re-enactment footage, photos, and voice recordings, NAKORN-SAWAN takes us on a therapy session through film, that feels as much a process as a destination. 

Beautiful, gentle, candid, and intimate, this mesmerizing rumination finds peace with past regrets and grief, and hints at glimmers of hope and strength that we can gather from every-day life.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透過精妙的結尾設計,將四條劇情線一下子收聚,也令整部片隨之昇華。本片精準地捕捉了愛情與親密關係的諸多樣貌、層面,與階段,並向所有城市中孤獨的靈魂們發出溫情呼喚,鼓舞著我們繼續奔走在愛情的追尋之旅上。因為,快樂與幸福的美好結局確實存在,即便只是在電影之中,但或許這已然足夠。


With a genius ending that ties together four plot-lines and ultimately elevates the whole film, WITH ALL MY HYPOTHALAMUS nails the full spectrum of love and intimacy, and beckons all the lonely souls of the city to push forth on the quest for love — because happily-ever-afters do exist (at least in movies), and maybe that’s enough to keep us going.

 

■ 林志濤: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

平凡人想像的愛情究竟是什麼?菲律賓女導演杜溫巴塔札,藉由四段日常生活的堆疊,試圖勾勒夢想中愛情的美好模樣。不僅從中看見了普羅大眾不被滿足的慾望及渴求,更近一步反映了真實的社會中普遍的煩悶與孤獨。


《重返天堂之城》

或許《重返天堂之城》在許多層面上有所瑕疵,混雜真實與虛幻的作法也可能有所爭議。但相對的,它的「造夢」,它的回憶重建,及它的情感卻是直接,也讓人有所共感的。不自覺的掉入,不自覺的感動,夢不就這個樣子嗎?

 

■ 林熙堯(CY):

《重返天堂之城》

這是一部屬於導演的私人書寫,以舉重若輕的方式開啟其母身後的故事。多重影像形式的回顧與自我對話,其實是透過作品進行一場自癒之旅,同時也引領觀者進入作者的世界。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這部影片透過類奇幻的觀點,虛實交會,反轉性別凝視與情慾權力間的關係。除了關照菲律賓的女性處境外,同時投射不同男性地位對於情感想像的困境,故事說得簡單,卻將敘事帶到了不同層次。

 

■ 宋家瑋: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馬尼拉獨特的奇幻感,四個看似平行的男子,以不同想像描述愛情的模樣,看似平行線,卻又因一個女子而巧妙交會,恍悟究竟是幻想亦或是真實?



《重返天堂之城》

面臨母親的逝世,除了以真實記錄與照片表現,透過事後拍攝的方法將導演重置回已逝去的時空,不連續片段傳達出真切卻不濫情的思念之情。

 

■ 游千慧:

《重返天堂之城》

紀錄片的視角與對話方向奇妙,躲在攝影機後方的主控者並不循傳統方式去挖掘、刺探被攝者的隱私。原本的主導方有時候成了回話者,被拍攝的方向反過頭對導演提問,各種方向的聲音組構了拍攝者的生活與思念。即便在「劇情演出」的部分顯得矯作,但人的記憶不都是會自我美化、加油添醋的嗎?這是屬於導演記憶中的美好變奏曲。

 

■ 李威佑: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如一組精準落入腦海底部的溫柔探針,只欲揭示那千絲萬縷的愛欲情意結。原來所有那原始的精神的貪婪的奉獻的渴慕的、我們在午夜夢迴時神往摹繪的完美「愛情」,實是衍生自你我與生俱來的孤獨。


 《重返天堂之城》是首絕美的輓詩。在試圖消抹現實與創作的界線、讓造者走入造物、虛構角色也得以與原形隔著轉場對話後,類型的定義也要服膺於那驅使創作的悲慟。只願再堅實的哀愁、也終能讓天堂無止的波光流水帶走。

 

■ Johan

《重返天堂之城》

離天堂最近的地方是逝者安息之處,生者該如何重返?紀錄與虛構交織,俯拾的影像仿若自我辯證與溫柔緬懷的隱晦之詩。

 

■ 黃逸薰: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一則關於利比多(Libido)和受苦陽性的寓言。即便是第二部,作品也充份展現出純熟的,足以駕馭長篇的能力。 


《重返天堂之城》 

作者有對於當代語彙的高度自覺,和對類型邊界的機巧掌握。抒情不然對任何人敞開,但生之追憶的印記,自成其證。

 

■ 林柏勛:

《那些我們想像的愛情》

男性向敘事,城市壅擠不分階級,情慾的模樣也是。敘事前手創造渴求,後手再以情慾經驗紓解套弄,過程奇幻未知,但已知的是天明後城市運作依舊,女神一晚四方的眾生折服,在肉身上一點都沒痕跡,女性向敘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