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金馬影展 │ 拍下新加坡社會地平面之下的異鄉人:《幻土》導演楊修華、女主角郭月訪談
2018-11-19

相關文章_《幻土》導演楊修華 (1)  相關文章_《幻土》導演楊修華 (2)  相關文章_《幻土》導演楊修華 (3)

文 / 何阿嵐

編輯 / 洪健倫

沙龍攝影 / 陳又維

時間:2018年11月14日

新加坡自獨立以來,一直都進行著大規模填海造陸工程,該國至少有23%的面積(相當於130平方公里)都是靠著填海得來。土生土長的星國青年導演楊修華,著迷於自己國家發展過程,前後花費三至四年邊寫劇本邊研究填海,更親自來到新填海區進行田野調查,不但是為了目睹國土誕生的過程,他說,也是為了突破自己對其背後外籍勞工世界的了解。

《幻土》(A Land Imagined,2018)確實是近年新加坡電影的異數,它在今年的瑞士盧卡諾影展(Locarno Film Festival )獲得了最佳影片「金豹獎」,是新加坡電影多年以來獲得最高榮譽的獎項。不單如此,本片更藉由東南亞電影中少見的類型電影敘事方式,切入國家發展議題,質問其背後從未被人了解的勞工問題,「正如你所說,新加坡很少有類型電影,我很喜歡黑色電影,所以場景都拍得暗暗黑黑,有別於過去大家對這兒的印象,很好玩。」楊修華説。他形容新加坡在外人眼中一項是個很美、很清潔、亦很有系統的國度,但身為當地人,生活在這富裕環境之中,更要自覺地誠心關照被主流社會忽視的人,「就是因為有這些填海區的存在,我們才能有這麼美麗的國度,我們不能忽略也不能遺忘背後負出努力的人。」但研究下去,楊修華發現每一條質問都走入死胡同,很多事情找不到答案,在田調過程中,他更見證著了外勞們的辛酸和精神狀態,自己也變成戲中警探一樣虛實難辨。所以,他將研究時的體驗和感受都化成影像,「要保持對他們的敏感,這樣才可以走入他們內心,才能創作出有說服力的作品。」

相關文章_《幻土》演員郭月 (1)  相關文章_《幻土》演員郭月 (2)  相關文章_《幻土》演員郭月 (3)

在楊修華眼中,生活在如此國家確實夢幻,新加坡也因為過度的發展,每天都在變化之中,讓一切看起來都不真實。就像戲中飾演網吧女郎的郭月所說,新加坡建立在不同國家的沙土之上。而這位網吧女郎,正是將電影變得更迷離的關鍵角色,警探與失縱中國移工因為她而產生了連結,交織出一個猶如一場薩滿狂舞、令人又愛又恨的仙境。曾在畢贛《路邊野餐》中飾演洋洋一角的郭月自言,她很喜歡如她在《幻土》中這樣不真實的角色,也著迷於戲中的夢幻氛圍,「所有事情都是不確定的,沒有答案。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電影雖然很沉重,但拍攝過程大家都很有愛,是一群很棒的電影工作者。」

談到新加坡電影的發展近況,導演楊修華說,新加坡電影近年都有不錯的成績,但是電影市場與產業規模仍小。每一年,國產的作品可能只有6至8部,當地觀眾對本地製作不太感興趣。新加坡拍片難,反過來需要外國資金和監製協助,但也因為外來觀點的加入,反而讓電影也有機會跑到不同國家的影展,因而,楊修華對未來發展還是感到樂觀。他現在最急切的,是想讓當地人看到「對我生活的地方而言會有一點敏感的題材。但如果可以借此機會,因為這部電影能讓更多人關心、留意這些人的情況,才是最重要的。」他也希望台灣觀眾能夠走入這個年輕的電影國度,了解他所深愛的祖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