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金馬影展 │《賣場華爾滋》:日常下的詩意寫實
2018-11-20

相關文章_《賣場華爾滋》導演湯瑪士斯圖伯 
  相關文章_《賣場華爾滋》導演湯瑪士斯圖伯 
  相關文章_《賣場華爾滋》導演湯瑪士斯圖伯

文 / 張婉兒

編輯 / 洪健倫

沙龍攝影 / 陳又維

時間:2018年11月16日

「如果一定要標籤這部電影,我會說它是一部悲喜劇(Tragic comedy)。」

襯著悠揚樂曲,賣場的堆高機在狹長貨架間緩緩流動,好似翩然起舞,浪漫詩意至極。導演湯瑪士斯圖伯(Thomas Stuber)入選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的作品《賣場華爾滋》(In the Aisles)以內斂含蓄的視角,切入量販賣場的平凡日常,捕捉夜幕降臨時賣場內默默忙碌的小人物。

不尋常場域的意外契合

量販賣場不是一般電影的發生場域,相較於一般超市,它更可被視為是無名的(anonymous),因在高聳貨架間,顧客與員工接觸更少,似有一種先天疏離感。導演說,本片的主軸與挑戰便是在這樣不尋常的場域下進行拍攝,也是忠於原著短篇對賣場的生動描繪。而他也尤其鍾愛夜晚的賣場,當結束一日喧囂與常規,卻有另一群人正隨著音樂穿梭奔忙著。

為了讓演員及早進入角色,導演讓他們在賣場體驗工作了十天。換上制服,準時上班,盡可能親歷場域,真實感受,也見證了演員和賣場員工從一開始生澀怯懼,到合作無間的過程。值得一提的是,曾在《顛父人生》(Toni Erdmann,2016)中憑藉精彩喜劇演出,予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的影后桑德拉惠勒(Sandra Hüller),事實上是更早就決定出演本片女主角瑪莉安,也以精湛演技詮釋了這一活潑外向、又暗藏憂傷的兩面角色。

詩意寫實的故事基調

音樂是本片的重要元素,以小約翰史特勞斯的一曲〈藍色多瑙河〉開場,也奠定全片魔幻詩意的基調。幽暗狹窄的貨架廊道配以不被預期的樂曲,拉扯出強大的對比衝突。拍攝之初,導演即決定不使用任何配樂來渲染情境,而採用現成樂曲。因擔心只有古典音樂會令影片調性變得過分沉重或重複,在剪接時更決定加入現、當代音樂,如樂團Timber Timbre和Son Lux的歌曲,也讓片中呈顯出古典與現代兩種音樂的對比,更在部分橋段靜默留白。

而片中不時湧現的海潮聲,導演解釋,也象徵著一種想望,一如楚浮導演的電影《四百擊》(The 400 Blows,1959)中男孩奔向大海的意涵。故事推展中蘊藏著豐富細節,不論是在人物、氛圍又或其他層面,隱在故事背後的細節彼此連結,都共構出一種詩意的表達。導演說:「在影片中,我想要做到一種詩意寫實(Poetic Realism)。」

這是一部悲喜劇

片中三個主要人物菜鳥員工克里斯汀(法蘭茲羅戈斯基Franz Rogowski飾)、甜品區員工瑪莉安和資深老員工布魯諾(彼得庫爾特Peter Kürten飾)組成了有趣三角。同為無人知曉、不被瞭解的孤獨小人物,他們各懷問題盲點,擔負情感包袱。而片中的「堆高機」,也不僅是冰冷器械,更可被視為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體。藉由這一母題,我們不僅可窺見克里斯汀作為一無所知的菜鳥的成長蛻變,與此同時,導演也更進一步點出堆高機之於克里斯汀和布魯諾的連結。一方面,克里斯汀繼承接手了布魯諾的堆高機,堆高機也似布魯諾給予克里斯汀的贈禮,另一方面,潛藏的細節也暗示著克里斯汀將走向與布魯諾不一樣的路途。

《賣場華爾滋》極富形式風格,又流淌細膩情思,也無怪導演坦言,他是李安導演的粉絲,尤愛李安電影中的豐沛情感,也喜歡有光影詩人之稱的李屏賓攝影師。而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In the Mood for Love,2000),更是他在拍攝時常常想到的作品。愛情故事雖在本片中佔極大比重,但導演卻不視之為最重要的部分。若真要歸類,他更願意將其視為一部「悲喜劇」。事實上,影片的觸角便伸向了三個層面,一是害羞男孩與已婚女子彼此吸引試探的愛情故事,二是背負沉重過去的男孩克里斯汀的成長與社會化,三則是賣場人組成的社群群體,作為外於社會的孤獨人口,他們是與世界切割的。到頭來,其實量販賣場就如同克里斯汀一般,孤獨地在狹小的自給世界中建構規則、規範語言,求的,不過是一種自在。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