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金馬影展 │ 原始慾望的本能呼喚:訪《野放動物》演員費力克斯馬利托
2018-11-21

相關文章_《野放動物》演員費力克斯馬利托Félix Maritaud (1)  相關文章_《野放動物》演員費力克斯馬利托Félix Maritaud (2)  相關文章_《野放動物》演員費力克斯馬利托Félix Maritaud (3)

文 / 波昂刺刺

編輯 / 洪健倫

沙龍攝影 / 陳又維

時間:2018年11月19日

宛如野獸環顧四周,眼神聚焦在街道的車水馬龍,里歐駐足街頭尋覓恩客。他是一名阻街男妓,客人支付費用交易肉體慾望。只要開口要求,他能滿足任何渴求,無論是徹夜溫存的擁抱入眠、角色扮演的情境模擬、揮汗淋漓的猛幹抽插,甚至穿刺肉體的愉虐刑求。來者不拒,他是忠於慾望的原始動物。

里歐是法國電影《野放動物》(Sauvage,2018)的故事主角,由法國男星費力克斯馬利托(Félix Maritaud)飾演。他曾演出2017年坎城影展主競賽片《BPM》,在本片繼續飾演男同志。兩部作品發表僅相隔一年,許多記者詢問他是否因出演《BPM》受矚目進而獲得片約。費力克斯表示,他其實在《BPM》殺青一周後,便與本片導演卡米爾維達那克(Camille VIDAL-NAQUET)碰面。談到兩部電影的詮釋差異,他形容《BPM》裡面他是做自己。當時他還不懂表演或是塑造角色,導演給予他開放空間恣意維持本我模樣;《野放動物》恰巧相反,導演細雕琢磨要求表演,所有拍攝細節皆是事前規劃。

而詮釋《野放動物》主人翁里歐的角色與慾望,費力克斯強調,核心概念在於「肌膚」。相對於亞洲演員以撰寫人物傳記、聆聽音樂揣摩角色,他說導演特地安排一名現代舞教練,要求他透過肢體展演出角色情緒。因此他把握身體與眼神傳遞角色理念:愛與溫暖。他形容里歐與其他男妓截然不同,思想不受道德常規牽絆。其他人為錢賣身死守底限,不願與顧客親吻,他卻能夠百分百投入肉體關係。里歐可以不顧對方年紀相差懸殊或是肢體障礙,任何人都可以是他的「菜」。

關於角色外型,費力克斯並沒有為戲調整體態。起初導演曾要求他減重以符合漂泊街頭的男妓印象,不過隨著劇本探討深入,導演發現沒有必要,因為重要的是角色本身,不是外貌。田野調查部分也是,導演耗費三年在巴黎郊區蹲點觀察男妓情狀,但費力克斯並沒有實際接觸男妓。他表示里歐非尋常男妓,他追求內心渴望,享受情慾過程。綜上所述,在影像整體呈現上,費力克斯在角色外觀只有把頭髮弄亂化妝弄髒,將心力專注在角色心境。

費力克斯進一步闡述角色心境:里歐拒絕瞻前顧後,「當下」是他的一切。譬如劇中里歐迴避答覆家庭背景,過去僅止於過去,並非線性軸線牽連角色因果。同樣地,他亦抗拒未來。當里歐久病未瘉,醫師諮詢是否考慮中斷娛樂性用藥時,他面露茫然回問:「為什麼要?」醫生以為里歐只是不理解問題,更白話解釋:「人生除了用藥,還有其他事可以做吧?」里歐回答:「沒有了吧。」在其心中,吸食非法藥物恰如早餐喝一杯熱可可般再尋常不過。健康、財富、穩定生活,都不存在他腦海中的未來藍圖,里歐目光只在眼前,《野放動物》是一部存在當下片刻的電影。

儘管電影充斥肉慾迷情的性愛場面,敘事包裝的依舊是萬物行為根源:「愛」。里歐深愛著另一名男妓,唯獨他,里歐有著不願捨棄的情感依賴。費力克斯說他們兩個像是鏡像相反的人物,里歐願意面對情感,對方則拒絕承認。誠如角色正視己欲,這番觀念或許可以延伸至同志電影興盛的討論。在映後座談曾有觀眾提問法國同志電影現況,費力克斯說:「歐洲同志已經花費六、七十年爭取權益。現在許多電影導演本身也是同性戀,他們特別想告訴觀眾自身承受的背景,闡述自己怎麼面對人生。尤其特別想傳達,世俗世界跟自己所處世界的不同。」

訪談接近尾聲,筆者特別感謝費力克斯抵台後趕赴凱道,參加婚姻平權音樂會。他昨日身穿「我支持婚姻平權」字樣T恤,高舉彩虹旗力挺同志公投。聽畢,他不透過法文翻譯,眼神堅定注視我,直接用英語不加思索回應:「我認為同志人權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要我有餘力幫助,我就會盡可能去支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