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吉泳 YANG Kil Yong
戲劇的高潮 動作設計的方法論
2019-11-20

電影大師課 │【動作設計】梁吉泳  電影大師課 │【動作設計】梁吉泳  電影大師課 │【動作設計】梁吉泳

 

時間:2019年11月20日(三)10:00-13:00

地點:台北文創大樓

講者:梁吉泳

講題:動作設計/戲劇的高潮 動作設計的方法論

文字紀錄:陳家儀

0601電子報Bar

我是一名動作與特技導演,為什麼會這麼介紹呢?在國外,動作設計和特技表演通常是由不同的人擔任的,但在韓國,武打動作和特技通常都是由同一人負責。我看了去年金馬電影大師課的動作指導──董瑋的資料,他分享了動作指導要如何去和各組溝通,今年我想分享我的溝通方式以及危險的特技場面該怎麼處理,也介紹韓國動作設計的寫實風格。

 

動作設計前的考量

在為電影進行動作設計之前,我會先閱讀劇本並思考怎樣能帶給人樂趣?主角的能力到什麼程度?主角在這場戲是什麼情感?主角原本的性格?在這種情況下,我自己會怎麼做?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後,我會想好在這些場面中,如何設計出能夠讓觀眾瞭解的動作場面。做了這些問題的準備後再去和導演討論,也會在現場和演員分享意見。我個人很不喜歡沒有意義的打架橋段,所以若我覺得某個部分不需要打鬥,我會和導演提出刪去武打的建議。討論完劇本後,我會找動作的參考影片,雖然畫分鏡圖比較快,但畢竟是動作戲,用平面的圖片說明很難讓人有具體的想像,所以我會找到參考影片,讓導演更快理解。要製作一場動作戲的詳細分鏡是很費時的,所以我會從類似的影片中剪輯出我想表現的動作設計。

 

現在我播放一段參考影片,你們可以看到影片雖然使用很多不同的場面拼湊,但相信有經驗的各位能夠想像實際拍攝出的畫面。做好劇本準備、和導演討論過後,我會和製片組開會,因為製片組對預算比較敏感,所以一定要在他們同意的情況下才會進行拍攝。再來我會拿著參考影片和導演與攝影指導一起畫分鏡圖,因為除了我的分鏡設計以外,攝影也會有他期望的視角,所以會重新做分鏡的整理。有時我用玩具車去拍攝參考影片,因為有時找不到符合想像的參考影片,或是我當下懶得找。起初看到我用玩具車拍攝時,導演也和各位一樣噗哧一笑,但這種影片比分鏡圖更能想像畫面,所以大家都很喜歡這種參考影片。

 

動作設計和各組的溝通討論

做完分鏡設計後,我會和攝影組、燈光組、場景組討論現場拍攝方式,必要時還會做視覺預覽(Pre-Visualization)和技術預覽(Tech-Visualization)。視覺預覽還會包含鏡頭Cut數等細部分析。在經過視覺預覽後,各組可能還是不確定自己應該做什麼,所以我們還會進行技術預覽。複雜的特技場面若經過技術預覽作業,各組都能非常清楚自己要做哪些準備,這會讓拍攝更輕鬆。例如我們會解釋強風機應該放哪裡、燈光效果應該如何進行,都在這些預覽畫面中做仔細地說明。大家都希望能安全地拍攝,但動作場面一定有危險成分,所以一定要仔細討論如何拍攝。

 

以「卡車撞轎車」為例,有三種方法,第一種是用鋼絲綁住要被撞的轎車,第二種方式是使用無線車,第三種是由特技演員實際駕車。用鋼絲去拍攝的話仍會有危險性,因為車子煞車的時間點很難控制。播放《王牌追擊》裡使用鋼絲拍攝的撞車片段,因為導演希望車子是在行駛中被衝撞的,你可以使用特技演員去駕駛,但我先前也做過特技演員,我知道這非常危險,所以選擇使用鋼絲。我再播放一段CG合成的特技片段,畫面裡的三台車是分開拍攝再合成的,這個也是導演希望車子是在行駛中被衝撞,和各組討論過後決定用CG合成。確認製作費沒問題後,我們會做更仔細的分工,最重要的是安全的拍攝。

 

車輛特技的事前測試

車輛特技的場面一定要做事前測試,因為你無法計算車子被撞擊後會往哪個方向翻覆,雖然做事前測試會增加預算,但若預算充裕,我一定會提出要事先預演過,雖然現在韓國常常還是沒有測試就直接拍攝,這樣拍出的成果就會和原先預期的有所出入。之前有知名好萊塢電影來韓國拍攝一個月,其中有兩週都在做特技測試,車輛如何行進?車輛碰撞後會怎樣移動?他們在其他的場地事先進行了一次測試拍攝,這對在韓國工作的特技人員來說彷彿夢一般的事情。雖然很令人羨慕,但我們則會努力在有限預算下找到最安全且最好的拍攝方法。安全的考量下一定會使用到CG,如果想要節省預算就要做分鏡圖的修改,在拍攝過程中,導演會有更多想拍攝出某些場面的慾望,在有限的預算中要如何做調整,這種時候導演和製片就要去溝通。

 

據我所知《黃海追緝》是韓國唯一有做車輛技術測試的電影,動作指導是我的師弟。在好萊塢電影中,他們會把車輛輕量化或是加上一些安全裝置,而在韓國能使用真實規格的車去拍攝已經是很好的拍攝情況。裡頭有個卡車輾過小型車的畫面,為了不讓被撞的小型車飛太遠,在車子跟車子之間都綁了鋼絲,這是他們想像這樣的做法或許可行,就用了綁鋼絲的方式拍攝。

 

實際拍攝時,速度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實際撞擊的角度是不是我們想像的角度,都很有可能在現場發生改變,所以做測試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因為現實的因素,並不是每次都有這樣的機會。當然也常會有現場準備不足,但導演還是想拍攝他堅持的畫面,製片和導演在這種情況中很重要,他們是掌控大局的人,我會在現場積極地跟導演與製片進行溝通,希望他們改變分鏡的內容,但是如果還是堅持拍攝,我們還是會在有限的狀況下,找出變通的解決方式。

 

剛剛看到的這段影片,我在事前已經和各組討論過,也要求車輛要有防止它凹陷的安全裝置,但到了現場才發現完全沒做準備,導演也完全沒有要改變今天的拍攝內容,這麼危險的事情我也無法讓後輩去做,所以後來是我自己駕車去撞擊後,再從車裡滾出來。分鏡圖是一定要做的,如果還有預算餘裕,能做視覺預覽是最好的。在座可能有製片和導演,我想和大家說,若條件不允許,希望你們能接受現場改分鏡的情況。

 

武打戲的動作設計

因為不需要其他的裝置,武打戲拍攝起來會比車輛特技輕鬆許多。不過武打戲很難去畫分鏡圖,所以我會事先拍攝特技演員表演的影像分鏡,之後會拿影像分鏡給導演參考,影片也可以讓各組知道需要準備什麼東西、哪裡要有物品墜落。武打戲是利用人去做改變,拍攝現場也會比較容易進行調整。若拍攝場景是國外、未進行場勘或拍攝場景還沒蓋好,狀況就會不同了,我們只能靠美術的平面圖去做想像,到現場常會有很大的落差,我們會需要做比較多的調整。在韓國的練習場拍攝影像分鏡時,會將拍攝現場可能會有的物品實際做陳設,讓東西自然地掉落,這樣拍攝現場也可以做更完善的準備。導演看過影像分鏡後會有更多想法,可以讓場景組和美術組進行準備,我也會把拍攝好的影像分鏡傳給攝影師,讓攝影做分鏡設計。

 

科幻電影或大場面的武打戲,能預先在虛擬攝影棚做綠幕拍攝較佳,虛擬攝影棚現場可以做背景CG合成。這種作法未來會越來越普及,好萊塢已經常使用綠幕進行拍攝,事前的綠幕拍攝能給實際拍攝很大的幫助,可以讓工作人員知道鏡位會怎麼抓,讓演員知道應該要做什麼樣的演出,你能知道鋼絲要怎麼架、怎麼墜落會更安全,可以做更完善的準備。雖然事前綠幕拍攝會產生一筆預算,但未來當這個技術更成熟後,反而能更省拍攝預算。以往《三百壯士》是用圖片的合成背景,現在綠幕拍攝已經不是用圖片或影像背景了,只要場勘時將場景充分地拍攝下來,就可以把現場拍攝的場景合成到攝影棚中。

 

雖然這種作法CG團隊和特技演員還是要到現場做拍攝,但演員可以在棚內拍攝合成,不用去到現場,這能省很多費用。前陣子上映的《獅子王》也有使用事前綠幕拍攝,因預算問題,這種作法在韓國和亞洲還沒非常普及,我雖然不是CG的專家,但因為CG技術已經越來越發達,所以我也一直在蒐集國外這類的影片,為這方面做準備。

 

電影大師課 │【動作設計】梁吉泳  電影大師課 │【動作設計】梁吉泳  電影大師課 │【動作設計】梁吉泳

 

與特效指導的事前溝通

2005年我曾為《駭人怪物》做動作設計,當時的特效指導是從美國來的,我在事前準備時完全沒見過他,其他組也沒見過這位特效指導,所以我們常聚在一起討論怎麼樣拍攝能讓特效更順利。《駭人怪物》的預算是台幣2.7億,其中1.2億投入了特效製作,這在當時是項龐大的支出。為了節省預算,奉俊昊導演決定減少怪物的出現畫面,轉而加深人與怪物的互動。

 

大家現在看這部電影可能會覺得沒什麼好苦惱的,但十五年前網路跟社群軟體都不是那麼發達,各組也都沒見過特效指導,如果當時那位特效師能事前來指導我們怎麼做會更好的話,其他組的工作一定會更順利,這就是溝通的重要性。當時我買了本介紹美國特效技術的雜誌來做功課,但我看也不是看很懂,只能靠著圖片盡可能做準備,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對那本我看不懂的雜誌印象深刻。

 

《駭人怪物》的怪物第一次登場時,大家很苦惱演員要做什麼反應,所以我在事前和導演討論怪物要用什麼時速移動,我在拍攝現場使用摩托車當作假想的怪物,和演員做很多次練習,演員需要記得摩托車(怪物)的時速和路線。如果當時特效導演有告訴我們可以在摩托車後面放綠幕去拍攝,大家就不用這麼辛苦了,但是他並沒有說。最後正式拍攝時拿走了摩托車,讓演員靠練習時的記憶去拍攝。如果再次遇到當時的特效指導,我會想抓著他的領口問他:為什麼不能給我們更多支援呢?

 

《駭人怪物》裡有怪物掉入水中的畫面,現場我們朝湖水丟了大石頭,想像著怪物掉進去後的水花大概是這麼大吧,當時真的費了很大的心力去準備。這是一個反面的教材,讓你知道缺乏溝通會讓其他工作人員多麼辛苦。後來 2012 年進行了《駭人怪物》續集的預告拍攝,因為經過了七年,技術的進步讓大家輕鬆多了,續集的特效組是韓國人,各組有充分的事前溝通後還做了視覺預覽,很輕鬆地完成了拍攝。

 

武打戲的現場變動

在拍攝現場武打戲仍可能會發生與原先設計不同的情形,可能是拍攝場景與場勘時的狀況不同,或是主角的情感狀態可能有變化,或是有更好的新想法等等,都會必須現場變更動作戲。現在還提起這部電影有點害羞,不過像是《原罪犯》就做了很多現場大調整,一開始的分鏡跟實際拍攝是有很大的差異的。先看一部古裝戲的片段,有一幕本來設定刺客們從屋簷上帥氣地滑下,但拍攝時是很寒冷的冬天,因為要噴水,水在屋頂上結冰,演員們在屋簷上冷得站都站不穩,我和他們說:「你們就從屋頂上滾下來吧!」,雖然改變很大,但導演還是很滿意最後的呈現。

 

雖然武打戲在現場做更動不會有太大問題,但有些演員並非武打演員,現場更動會使他們無法充分練習,最後導致動作的瑕疵。寫實的動作設計最重要的是演員要有充分的事前練習,專門的武打演員甚至是能去參加比賽的程度,才能做出漂亮的演出。若只是記動作,沒有經過充分的練習,那些動作會脫離現實,觀眾看得出來很假。我覺得很多人之所以喜歡韓國的寫實動作戲,是因為片中的演員都會做非常充分的事前訓練,才有那樣寫實的呈現;當然另一個因素也可能是電影類型的不同,韓國常有黑道、暴力破壞這類的故事情節,所以大家會覺得韓國的動作戲特別好。

 

武打戲都要有一個目的

韓國或國外電影常出現特種部隊的角色設定,你能幫他設計很多不同國種、不同技術的武術動作。傳統的武術只有菲律賓武術,其他各位看到的武術都是軍隊中訓練軍人的武術種類,這些武術有許多類似的動作,導演在看畫面時很難分辨動作屬於哪種武術。想要寫實,最重要的是演員在做動作時仍要保有演技,要知道你是在怎樣的情形、情感下做這些動作。朋友間生氣的打鬥、朋友間的打鬧、殺父仇人的打架便完全不同。所有打戲都要有一個目的,這個角色為什麼要打架?為了逃走而打、為了殺死對方而打、為了保護某樣東西離開而打,這些打戲都會非常不同。若打戲沒有明確的目的,打戲就會很假而不好看。

 

演員充分的事前練習

演員做動作的事前練習非常重要,《賽德克‧巴萊》的一個群殺片段,裡面有幾位專業武打演員,也有很多當天才來的臨演,之所以未完全使用武術演員,是因為這是部原住民的電影,韓國來的武術演員會有長相限制,所以找了很多原住民的學生和民眾來演出。當時台灣的動作電影沒有那麼多,動作演員也不多,有原住民樣貌的更是少,和魏德聖導演討論後決定讓這些演員在數月前就做充足的動作練習。

 

當時我告訴這些原住民群演說,這是一部描繪你們的父親、祖父真實經歷的電影,你們若演得假,觀眾無法感受到當年的情形,有了這種觀念灌輸後,這些群演都非常認真地練習。唯一和事前練習一樣的是片中抓長矛的動作,其他都做了現場更動,歸功於演員充足的事前練習,最後電影有了很好的呈現。題外話,若分鏡分成很多顆鏡頭,動作仍有調整的空間,但若是一顆長鏡頭或不停晃動的鏡頭,動作調整就會比較困難。

 

動作同時要保持演技和情感

《原罪犯》的動作戲原先要用一百多個鏡頭進行拍攝,到了現場改成一鏡到底。當時做了這樣的更改,現場唯一反對的人是製片,畢竟這樣事前的準備都白費了。現在播放一鏡到底的《原罪犯》動作戲,你們看完後有感到疑惑的地方嗎?你們可以看到主角並沒有打對手的致命要害,這場戲的概念是主角不會在此殺人,所以他不會攻擊對手的要害,他只使用了武器較鈍的一端,若這場戲的概念是要殺死敵人,他勢必會使用武器尖銳處進行攻擊,這時整個動作都會不一樣。導演的需求是表現中年男子在人群中孤獨打鬥的樣子,但不能太長,要給演員休息的間隔。

 

第一天我們分成好幾個鏡頭去拍攝,動作很漂亮,但呈現不出導演想要的老男人打鬥模樣,現場工作人員在現場說演員看起來好累啊!導演聽到後決定使用一鏡到底來表現該角色的疲倦感,同時要求畫面不能太殘忍。決定要一鏡到底後,設計了角色中途被刀刺中背的橋段,讓演員可以稍作喘息,也讓觀眾感受到角色的疲憊,動作戲一定要保障這些角色的目的能被呈現出來。不過有時候也有導演就是想要華麗的動作場面,但你們若看過華麗的拳擊比賽就會知道,那樣的畫面是沒辦法集中精神看太久的。

 

本來我是希望鏡頭可以往左滑一點,可以拍到倒在地上的人群,最後一個人重新站起來,可以明顯地看到同伴們都已經倒地,呈現出擔心跟緊張的心情,有了最後的這個畫面,大家會忘記前面前面有發生這麼多偏殘忍的動作,會集中在最後的劇情裡,打架的目的跟過程是需要非常注意的。這場動作戲之所以改成一鏡到底,還有一個原因是第一天有開放記者來現場側拍,因此沒有拍到很多戲分,第三天發現拍不完,所以大家決定用一鏡到底,朴贊郁導演常笑著說很多名場面都是受制於時間跟現場因素才拍攝出來的。為了準備這堂課程,我看了美國版的《原罪犯》,這位主角都攻擊頭部要害,動作比較殘忍,當然我不是要和你們說美國版不好,動作設計的風格差異是因為美國版要著重的是主角為了逃離現場可以殺人的情況,而韓國版在意的是他在監獄裡面學習的技能,是否可以實際運用在打架上,並在不殺死敵手的前提下逃離這個地方。

 

如果我重拍《原罪犯》,不會希望進行一鏡到底的拍攝,因為一鏡到底要確保一切都能很完美,用分鏡處理則有很多畫面能使用專業的替身演員或用CG呈現。在影片裡你們可以感覺到為什麼我會在意動作必須有目的跟感情,不管是動作戲還是情感戲,演技還是最重要的,動作的同時要保有演技。歸納來說,演員的事前練習是最重要的,不只是動作戲,劇情演技也非常重要,對白如果沒有真實的情感,動作戲再漂亮,也不會讓觀眾有真切的感受。在設計動作時,需要加入情感的成分,兩個拳頭也有各種不同的感情呈現方式。

 

武打戲的現場實際示範

接下來我要現場示範武打戲的設計要點,我身旁的這位是動作指導沈在元導演,要示範有點害羞,我們很久沒有活動筋骨了。先為大家示範只打一拳的打法,打一拳後對手閃過、打一拳後對手中招、打一拳後對手中招又倒地,這三種表現都是一拳,但呈現出的樣子會不同。再來示範打兩拳的設計,兩隻手各打一拳或用單手打兩拳、抓住領口後打拳、左右打、直直地打、打完後要不要跌倒,這些都是兩拳,但會各自造成不同的效果。

 

再來是加入角色打架的目的,假如沈在元是我的朋友,他跟我妹妹交往,但是辜負了她,那麼在動作設計上可能是推打的表現;若情況很嚴重,就不可能只打一拳,你可以設計角色憤怒到想把對方打死的動作。動作導演賦予這個角色的能力到哪,會影響動作的呈現。另一種情境是對方也許搶走我老婆,那麼你可以表現極致的憤怒,或者我很感謝對方搶走我恐怖的老婆,乾脆打都不打了。如果是面對殺父仇人,可能什麼話都不說就直接暴力動作了。你們可以從這些簡單的動作發現,目的、情感、打架的技術會讓動作有所不同。

 

我的動作設計方法未必是一百分的方法,溝通方式也會因應情境而有所不同,但不管是演員還是特技演員,我都會跟他們說,動作不只是打架而已,要有情感才能造就成功的演出,最重要的是演員的演技要有基本功,如果演技沒有到達一定水準,那動作練習再多也無法完成好的畫面。在動作戲中呈現出真實的情感,才有可能傳達給觀眾。

 

若有需要,我會到拍攝現場,不希望出現剛剛舉例過的那種本該有保護裝置但卻沒有的情形。演員如有台詞NG,可以再拍一次,但特技演員若發生失誤,有可能會重傷或死亡,雖設置保護裝置會增加預算,但沒有任何畫面比人員的安全更重要。現今仍有許多無法事前練習就必須拍攝的情形,身為特技演員的前輩,我希望大家能以寬容的心去理解失誤,畢竟這真的是個很危險的工作。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