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金馬影展 精彩回顧
影迷新世代 GOLDEN HORSE NEW CURRENTS
2020-12-10

2020年金馬影展推出「影迷新世代」企劃,並設計了「新世代嚴選」及「影迷擴充技」兩種讓青少年可以參與影展的方式:

 

新世代嚴選

 

大同高中.jpg1021金馬影展入校:三民高中場_201022_2.jpg新增資料夾_7.jpg1022金馬影展入校:中和高中場_201022_2.jpg

 

從10月起,我們第一次有計劃地走進校園,由策展團隊介紹影展,與同學對話,進行專屬於新世代影迷的選片指南,並在金馬影展期間安排同學走進放映廳,實際感受。共計有12所學校與共學團體,862名學生參與,總共觀賞4部長片、5部金馬獎入圍短片,包含劇情、紀錄與動畫等類型。並在影展現場進行了1場現場影人面對面、2場映後講師電影語言分享,和3場影人遠端視訊。

 

 

農場我的家GUNDA.jpg 甜蜜出走SWEET THING.jpg 青春簡單愛COCOON.jpg 小狼居家守則THE WOLVES.jpg

 ►農場我的家   ►甜蜜出走   ►青春簡單愛   ►小狼居家守則 

主管再見.jpeg 幽魂之境.jpg 大冒險鐵路.jpg 山川壯麗.jpeg 多雲時情.jpeg

 ►主管再見   ►幽魂之境   ►大冒險鐵路   ►山川壯麗   ►多雲時情 

0601電子報Bar

 

青春簡單愛(青少年活動場)-5.jpg 青春簡單愛(青少年活動場).jpg 青春簡單愛(青少年活動場)-2.jpg

 

時間:2020年11月6日 13:30

地點:信義威秀13廳

電影:《青春簡單愛》Cocoon

講師:孫世鐸

 

首度推出「影迷新世代」單元,與長期耕耘電影教育的 富邦文教基金會 合作,今日下午帶領來自三民高中的同學,觀賞探索青少女成長與性向認同的德國電影《青春簡單愛》。映後由孫世鐸老師帶領同學們思考片中導演讓觀眾看見與沒看見的內容,一步步引導大家可以如何看一部電影。

 

「我們現在常有一個習慣,我們看見影像都覺得影像是自然的,會忽略跟忘記,其實影像是有人站在後面拍出來的東西。」講師提醒同學,試著觀察創作者為什麼選擇這個視角,不要被影像牽著走。他以片中成年男性角色的缺席為例,舉出電影中沒有出現的經常也暗示著導演的意識形態。在他的解讀裡,片中呈現了成年男性把世界搞爛後就跑掉的形象,而同學們也可以根據自己的觀點,來解讀導演在背後暗示的事情。

 

針對性向認同的問題,片中主角感到困惑時決定向大人提問。但為什麼「女生喜歡女生」對少女來說是個需要被追問的問題呢?那些看起來越理所當然的,我們可能也未曾想過這正是因為大人才造成的結果。

 

除了看見片中的故事、發現故事裡沒有拍進去的,最終還導照應回自身的經驗與作品對話。以青少年為主角的電影為什麼主題經常是談「成長」?講師也邀請同學可以開始想像與意識,在某個年齡能做甚麼、不能做甚麼很多時候不是自己在定義的。青少年是甚麼?大人是甚麼?經常也是透過相互觀看才被定義出來的。

 

—《青春簡單愛》映後全紀錄—

 

0601電子報Bar

 

小狼居家守則 (青少年活動場)-7.jpg 小狼居家守則 (青少年活動場)-8.jpg 小狼居家守則 (青少年活動場)-9.jpg

 

時間:2020年11月12日 10:10

地點:信義威秀14廳

電影:《小狼居家守則》The Wolves

導演:薩繆爾奇西里奧波 Samuel Kishi LEOPO

 

此場次邀請竹科實中景美女中大同高中的同學一起觀賞由墨西哥導演薩繆爾奇西里奧波執導的《小狼居家守則》,並在映後和遠在墨西哥的導演現場視訊連線,共同討論劇情的設計巧思。這部在柏林影展新世代 Kplus 獲得最佳影片的電影,描繪一位母親帶著兩個孩子,從墨西哥移民到美國展開新生活的故事,導演表示這是他的親身經歷,他就是片中的哥哥角色,以本片化作愛的信獻給自己的媽媽。

 

同學提問導演,在片頭片尾母親都問了孩子在美國的街道看到什麼?弟弟滔滔不絕,哥哥則說什麼都沒看到,這是否代表兩兄弟對移民後新生活的不同態度?導演回應這個解讀一點也沒錯,片尾的提問則是拋給觀眾的,在理解角色的經歷後,你在他們的未來看到什麼?也有同學反饋自己有個導演夢,很佩服導演細膩地刻畫了想說的故事,要怎麼做到這點?導演回覆道,你必須赤裸地直視自己的情感,而後抽離出來,客觀地思考怎麼讓觀眾同理角色,並做很多田野調查,他也是聆聽了移民者的故事後,才決定加入紀實色彩,讓真實世界的人們以凝視鏡頭的方式出現在片中。

 

最後導演也表示,很歡迎同學們到《小狼居家守則》的粉專 Los Lobos movie 繼續和他交流,也歡迎大家到墨西哥!現場觀眾也邀請導演有天能來到台灣玩。

 

—《小狼居家守則》映後全紀錄—

 

0601電子報Bar

 

甜蜜出走 (青少年活動場)-5.jpg 甜蜜出走 (青少年活動場)-3.jpg 甜蜜出走 (青少年活動場)-13.jpg

 

時間:2020年11月13日 9:10

地點:信義威秀14廳

電影:《甜蜜出走》Sweet Thing

導演:亞歷山卓洛克威爾講師 Alexandre ROCKWELL

講師:楊雨樵

 

金馬影展新推出「旅行的意義」單元,邀請崇光中學磐石中學內湖高工的同學一起觀賞美國獨立電影導演亞歷山卓洛克威爾執導的《甜蜜出走》。映後,遠在紐約的導演與同學視訊連線,主演本片姊弟的導演兒女,也在睡前跟同學們熱情招呼。

 

同學問及拍攝動機,以及為何找自己孩子主演?導演回應在好萊塢等電影工業裡拍電影,有許多角力與困難,有時在忙碌中漸漸遺忘初心。當他看著自己的小孩時,想起「拍我所愛人事物」的心情,所以想和家人一起拍電影,訴說這類私密而真誠的故事。他也透過拍攝去聆聽年輕人的喜怒哀樂,了解他們的感受,在場的同學也是年輕人,這也等於是拍給同學們的電影。

 

至於影片使用彩色影像的時機,導演認為他不是很理論的分析哪段需要,而比較像聽音樂一樣,感受裡面的情感。故片中孩子的生活艱難,導演在現實的部分採用黑白攝影,唯有當他們在想像中感到自由時,才使用彩色影像。而片末的紙袋特寫,象徵父親身無分文返家,儘管如此,父親因為擁有家人而富有於愛。

 

最後,導演特別向金馬影展與同學致謝,思及本片是一個發生在美國小角落的故事,能夠在此刻遠渡重洋和台灣年輕觀眾見面,更讓他覺得電影還很有生氣,「Cinema is alive」(電影是活的),電影可以跨越語言、種種藩籬,讓人們彼此連結。

 

—《甜蜜出走》映後全紀錄— 

 

0601電子報Bar

 

金馬獎入圍劇短及動短 (青少年活動場)-9.jpg 金馬獎入圍劇短及動短 (青少年活動場)-3.jpg 金馬獎入圍劇短及動短 (青少年活動場)-10.jpg

 

時間:2020年11月14日 10:10

地點:信義威秀16廳

電影:金馬獎入圍劇情短片及動畫短片

        《幽魂之境》、《主管再見》、《山川壯麗》、《多雲時情》、《大冒險鐵路》

導演:黃勻弦、連俊傑、黃小珊、羅晨文 

 

本場次邀請彰化縣立和美高中師生觀賞本屆金馬獎入圍劇情短片與動畫短片。《山川壯麗》導演黃勻弦、《多雲時情》導演連俊傑、《大冒險鐵路》導演黃小珊與《幽魂之境》導演羅晨文皆出席映後座談,與現場師生談論電影創作與築夢過程。

 

《山川壯麗》透過捏麵人技藝與停格動畫,描述島嶼台灣的身份認同故事。黃勻弦表示開拍前花了八個月製作道具,前後費時兩年完成。透過影像,黃勻弦嘗試傳達捏麵人這個行將就木的傳統技藝,同時鼓勵正在追夢的高中生們:「我在你們這個年紀時曾經發願,希望你們可以為了對的事情,好好實踐夢想。」

 

相較其他電影,連俊傑表示《多雲時情》比較像是「馬卡龍」一般歡樂。做為長片動畫《造雲師》的前導練習,《多雲時情》無論是題材或技術皆具備商業潛力。連俊傑從土木工程畢業,歷經奧美廣告、紐約互動多媒體職涯巡禮,兜了一大圈返台做動畫,輾轉幾十年,他說:「這是一條很辛苦的路,動畫曾在我心中種下種子,我58歲了,要創業不容易。但往好的角度想,如果我現在可以,為什麼你們不行?」

 

黃小珊從台大戲劇畢業,轉進紐約攻讀動畫。她表示自己在升學主義掛帥的思想下活得相當壓抑,鼓勵同學們「忠於自己的想法」。《大冒險鐵路》創作源於黃小珊旅日見聞,藉由「外星語溝通」,黃小珊試圖著力動畫的表演性。

 

《幽魂之境》描述泰緬邊境的童兵問題,羅晨文表示緬甸軍政府綁架當地孩童成為童兵,此事令她相當震撼,並決心前往當地田調。本片為羅晨文的紐約大學畢業製作,從小喜歡說故事的她,大學畢業後碰到日本311強震並前往當地做義工。她表示:「我看到了很多言語無法表達的破碎傷痛,也在那感受到影像帶來的衝擊,讓我決心邁向電影之路。」

 

—《金馬獎入圍劇情短片及動畫短片》映後全紀錄— 

 


0601電子報Bar

 

Gunda (青少年活動場).jpg Gunda (青少年活動場)-3.jpg Gunda (青少年活動場)-7.jpg

 

時間:2020年11月19日 13:40

地點:信義威秀14廳

電影:《農場我的家》Gunda

導演:維克多柯薩科夫斯基 Victor KOSSAKOVSKY

講師:孫世鐸

 

此放映場邀請到中和高中芳和實中暖暖蛇中小共學團的大小朋友們,與遠在柏林的《農場我的家》導演維克多柯薩科夫斯基連線,導演十分高興能夠進行視訊座談,也對在場年齡廣泛的觀眾感到驚喜。他表示在四歲時與飼養的小豬成為朋友,但在聖誕節時,卻發現小豬成為了餐桌上的一道菜,讓他幼小的心靈非常難受,更從此決定不再吃肉。導演認為在地球上,每個物種的生命都有同等的權利,不只是人類,也要對所有的動物都心懷尊敬,導演本人也是素食主義者。

 

導演也提到,人類90%的訊息從眼睛接收,他也因此決定影片中不放入對白及對話,純粹呈現出動物的生活,透過影像看見動物快樂及痛苦的各種樣貌。一般人很快都能與寵物建立連結,卻無法同感餐桌上的動物,但如果以智商而言,豬其實是第二聰明的動物,相信大家在電影也能理解主Gunda的情感,不需要多餘語言去翻譯或解釋。大多數的家畜都在籠子中被豢養,命運就是成為人類的晚餐,導演特別拍攝出動物第一次感受到自由的時刻,透過動物發掘自由的意義,也希望大家以後看到動物時,能夠對他們的命運多一點感同身受。 

 

現場的小朋友也詢問導演,為什麼電影是沒有顏色的?導演表示使用黑白影響的兩個原因,其一是剛出生的小豬是可愛的粉紅色,農場的藍天白雲也很鮮豔,彷彿一張明信片,卻失去了焦點,因此他選擇把顏色抽掉,觀眾才能更貼近小豬的個性,聚焦在小豬的輪廓及表情,去直視動物的眼睛。另外導演也想以黑白影像向電影的發源致敬,一開始電影的存在僅是為了讓大眾看見一些生活片段,導演想要回到電影之初,去除故事或敘事,以單純的鏡頭觀察,觀眾也能夠對電影有自己的詮釋。

 

導演最後也向青少年發起挑戰,邀請大家從一週不吃肉開始做起,希望大家都能因此感受到一些改變。

 

—《農場我的家》映後全紀錄—

 

0601電子報Bar

 

影迷擴充技

 

除了特別安排的「新世代嚴選」計畫,更從本屆金馬影展中,挑選出適合10 至18 歲青少年觀賞的影片,蓋上推薦印記,讓對影展有興趣的青少年影迷,或是想要闔家來觀影的家長們,可以依照影片類型按圖索驥,在茫茫影海中找到適合的電影:

 

SHARE